换道超车,他甩下全中国的80后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3-25 14:30

本文由华商韬略原创

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华商韬略(id:hstl8888)

作者:孔令娟

别人都是弯道超车,黄峥选择换道超车。

这一换,就换出一个新天地。拼多多成立仅三年多活跃用户就达到4亿,赶超京东过去十五年的积累,成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。黄峥个人也以千亿身家,成为仅次于扎克伯格的40岁以下白手起家的富豪。

有天赐才智,出生普通工人家庭的黄峥打破阶层固化好容易:

12岁奥数比赛获奖、中学就读浙江最好的中学杭州外国语学校、大学被保送到专为特殊人才设立的浙大竺可桢学院、硕士进入世界顶尖学府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、工作三年就挣得数百万美元实现财务自由。

但到此为止,他只是“寒门贵子”,虽然称得上出类拨萃,也不过是浪里游。两个偶然让他日后搅动电商风云,成为千亿富豪。

其一,认识丁磊。

2001年,互联网泡沫破灭后,网易股价一度跌到只有51美分。灰心的三石本想卖掉公司,却因财务审计不过关,根本卖不掉,只能自己支撑。

焦头烂额的他遇到一个技术问题,通过MSN找到主修计算机专业的大四学生小黄。

小黄起初以为三石是骗子,反复核实后才相信是真的,于是非常麻利地帮助他解决了问题。

其实,丁磊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真正想的是让小黄到网易工作,可惜人家早早就被威斯康星预订了。

不能共事,那就真诚做朋友。

黄峥运营电商代运营公司乐其初期,有一大客户暗示给回扣才给订单。丁磊____地说:“要不要帮你打抱不平?”

丁磊为黄峥带来的不仅是互联网资源和人脉,最重要的是受其影响,不玩游戏的黄峥在2013年创办了一家游戏公司:寻梦游戏,这个团队2015年孵化出一个项目:拼多多。

黄峥最开始是自营卖水果的拼好货,通过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邀请好友参团。成立8个月,拼好货的累计活跃用户突破千万,日订单量过百万。

此时,寻梦团队找到黄峥,表示这种拼单模式可以做成平台模式,并主动请缨做开路先锋。

虽然黄峥认为做平台竞争激烈,投入多风险大,但在谷歌的工作经历告诉他,要鼓励基层创新,于是筹集了800万美元给寻梦团队去冒险——运营拼多多项目。

虽然还是拼单,但寻梦将游戏因子植入拼多多:拆红包、帮砍价、现金签到、游戏园地……他们不会认为进来的所有用户都是自己的,而是始终在寻找适合这个玩法的用户。

拼多多上线不久,黄峥就意识到,拼好货的终极不过是一个生鲜版的京东,但拼多多创造的则是不一样的购物形态。

弯道超车容易发生事故,换道超车则大有可为。把电商当做游戏运营的拼多多发展比拼好货还迅猛,成立半年用户激增一亿,成立一年月成交额超过10亿。

2016年9月,拼多多从寻梦独立,与拼好货合并,黄峥担任新公司的董事长兼CEO。2018年上市前夕,他已经完全放弃自营业务。

第二个偶然,住在段永平附近。

因为丁磊,黄峥要认识段永平不难。

善于请教他人的丁磊2002年要转行做游戏,于是找到做过小霸王游戏机的段永平取经。当时,这位“步步高教父”为了保卫婚姻已经退居幕后,在美国过起了养老投资生活。

段永平发现网易股价被严重低估后,以不到1美元的价格购进205万股,为丁磊雪中送炭,二人由此结下惺惺相惜之情。(如今网易的股价已经超过240美元)

巧合的是,黄峥在美留学期间与段永平住得很近,经丁磊介绍相识后二人来往不断,成了忘年之交。黄峥会为段永平处理一些投资事宜,段永平也悉心培养这个小老乡兼校友。

黄峥称段永平为自己的人生导师:OPPO的陈明永是大徒弟,vivo的沈炜是二徒弟,步步高CEO金志江是三徒弟,“我算是下一代的四徒弟”。

2004年硕士毕业,黄峥拿到两个工作机会:微软和谷歌。虽然前者声势正隆,后者还在IPO阶段,但段永平支持他去谷歌:“它看起来是一家挺牛的公司,值得去看看。对你未来想要创业也有好处。”

2006年,段永平用62万美元拍下与巴菲特共进午餐,赴宴时他带上了26岁的黄峥。这一顿饭,让黄峥明白了应该用简单的逻辑去做符合常识的事。

2

回国创业,黄峥也离不开段永平。段永平把步步高的一块电商业务给了黄峥,成立欧酷网。黄峥还曾以兼职的身份在OPPO、vivo做过促销员、代理商。

当然还有拼多多,第一笔启动资金就来自于段永平,他鼓励黄峥放手让底下人去干。

拼多多与竞争对手高度差异化、瞄准基层消费者、高调广告宣传,也都是段永平当年娴熟运用的战术。

除了丁磊和段永平,顺丰王卫、淘宝前总裁孙彤宇、百度前总裁陆奇也在黄峥的铁杆朋友圈。创业不差钱、众多大佬护航,黄峥令单打独斗的创业者艳羡,甚至嫉妒不已。

不过,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。每个偶然瞬间,都包含着必然的过去。

从少年时代起,黄峥就对自己的人生有着明确规划,每一步都有既定目标。虽然他看起来低调,但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野心。

他的中学杭外不仅垄断了全省最好生源,也是官二代和富二代聚集之地,就是浙江名利场的少年版。在这里,黄峥深深体会到“山沟沟里飞出金凤凰是小概率事件”。

不过,出身普通工人家庭的他学会了“田忌赛马”:“在整体资源劣势的情况下创造出局部的优势,进而有机会获得整个‘战役’胜利。由此,平凡人可以成就非凡事。”

他的局部优势是数理化专长,因此给自己设立的目标就是在学业上追求第一。

通过刻苦学习,放弃许多调皮捣蛋的青春时光,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。所以三石不是没头没脑找到他的,当时小黄已经发表了数篇专业文章,在圈内小有名气。

工作去谷歌,也是为日后积累经验。硕士期间,黄峥就对移动互联网抱有极大兴趣,想要在此基础上创业,上升期的谷歌正是学习的好榜样。

因为目的明确,黄峥总是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所以也懂得取舍。朋友说他:“善于思辨和总结,一旦碰到壁垒会否定自己,迅速调整。不会因为情感因素,影响最终决策。”

2010年,他将销售电子产品和手机的欧酷做到年营业额数亿元,但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过京东,便果断将其出售。

虽然卖了欧酷,但是黄峥保留了自己精心组建的技术团队。因为他跟随李开复回国开拓谷歌市场时体会到:找到一个踏实肯干、有经验有潜力又有良好价值观的人极其不容易,要形成一个有战斗力的团队更是难上加难。

因此,创业项目可以更换,但是人不能更换。从欧酷到拼多多,不仅是黄峥,而是团队一起学习、逐步进阶的过程。拼多多只有三年多,但他们在一起已经十余年。

依靠这支技术团队,黄峥又创办了乐其,乐其孵化出寻梦,寻梦又孵化出拼多多。

所以,拼多多的核心团队既做过电商运营,又做过游戏公司,黄峥称其为兼具阿里和腾讯思维。

“电商运营是强运营、强执行导向,是阿里思维。做游戏则是学习产品,是腾讯思维。这个商业模式和团队的角度,是大部分媒体和投资人所忽视的,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至关重要。”

所以,他们开辟了一条“Costco+Disney”的新路,将王兴尝试过的社交电商、京东放弃的拼团做成了,还让淘宝变得异常焦虑。

成功面前,黄峥也保持着理工男的清醒:“70%靠运气好,另外30%才是团队应得的。”

这个运气就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、微信崛起、移动支付推广的大形势。人人都享有,但只有他们成了。

乔布斯说:“你所做的每件事情,到最后都会一点一点连成一条线。”拼多多就是黄峥这些年来的偶然和必然结合的果实。

不过,拼多多不是黄峥的终点,而是他接受考验的起点。

3月13日,拼多多发布了2018年财报,平台交易额、年度活跃买家数、营收等数据大涨,甚至倍增,不过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亏损也接近40亿。

有业务增长但没盈利,让拼多多当天股价大跌17.45%。不过,拼多多已经习惯了坐过山车,去年上市不久就因为假货问题破发。

2

选在3·15消费者权益日前公布财报,黄峥可谓用心良苦。他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上表示,今年产品质量团队会新增500名员工,来解决产品质量、假冒伪劣问题。

“LOW、低端”等其他争议都不是问题,商品社会发展趋势本就是要不断地降低各种门槛,容纳更多人形成更大市场,创造更多消费和财富。拼多多只是抢占了先机。

但是假货是黄峥必须要撕掉的标签。否则的话,拼多多只能兴盛一时,开创的商业模式和拓展的消费人群迟早是为他人做嫁衣。

不过,假货对于拼多多来说,是带着“原罪”的恶。当初没有这些被淘宝淘汰的“江南皮革厂”,就不会有拼多多快速崛起。

黄峥把他们从淘宝拉过来的同时,也就把打假大旗扛了过来。

2011年,淘宝遭遇“十月围城”,张勇事后反思,身系千万家中小企业和数亿消费者的阿里做的不仅是生意,这个平台是有社会公共属性的。

如今的拼多多也已经聚拢了4亿多用户和几百万商家,也不再是单纯的生意了。因为打假尺度问题,拼多多已多次遭遇商户上门维权,甚至有对员工深夜跟踪、使用暴力等情况。

不经事不知事艰,不历事不晓事难。现在,他才真正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复杂和多面。

他以往接受的精英教育和逻辑分析在这里不那么适用,倒是真的该对他常说的“人性”和“常识”细细揣摩。

打假必将是一场漫长而复杂的战役。假货是社会问题,但既然拼多多要在这个战场所有建树,就要去除顽疾。

不过,师父一直相信徒弟。

有网友问段永平,为什么看好充斥着假货和次品的拼多多?段永平说:“我还没用过拼多多,但我对黄峥有很高的信任度。给他10年时间,大家会看到他们厉害的地方。”

做拼多多和拼好货之前,黄峥因为中耳炎和失眠在家休息了大半年。

当时段永平建议他索性直接做投资,过轻松的生活。不过黄峥却觉得自己还有一些能力和能量没有释放,“隐约觉得当前的机会有可能让自己做出一个影响面更大、成就感更强的事”。

就是这样的自信与不甘的心,让他把过往所有的资源和力量调动并毕其功于一役,才有了中国的第一个白手起家80后千亿富豪。

文章转载自华商韬略(ID:hstl8888),禁止私自转载,如需转载,请联系华商韬略授权